法克咪 fkmi51.com
法克咪 web.fkmi00.com

都市花语- 第一百一十章 将军夫人

伦乱   2022-01-25   

  “好了好了,丝雨姐,别哭了,开个玩笑嘛,何必这么认真呢?乖,快别哭了,不然人家还说我欺负你了呢。”云逍苦笑道。

  “哼,就是你欺负我了,你这色狼,每次都盯着人家看。”南宫丝雨娇俏的白了他一眼,抹了一把眼泪娇嗔道。

  云逍苦笑,你如果长得像母猪一样,鬼才要看你呢:“呵呵,丝雨姐,我看你,那是因为你长得漂亮啊,如果你长得难看,我会看你吗?”

  “哼,这还差不多,好了,你让开吧,我要进去和宁姨说去了,你别挡着我。”南宫丝雨伸手扒开挡在她跟前的云逍,径直向宁宓的卧室走去。

  云逍摸摸鼻子,这妮子还真好骗啊,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唉,这样单纯的女孩子还真是少见啊。呵呵,她在医学方面是天才,在生活方面是白痴,似乎很有道理。云逍摇头晃脑的在那儿胡思乱想一阵,南宫丝雨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高扬着小脑袋,斜了一眼云逍,小鼻子里冷哼一声,像个得胜的公鸡一样趾高气昂的离开了。云逍知道,南宫丝雨肯定在母亲的面前告他的状了,而且还获得了宁宓的某些承诺,什么承诺?收拾云逍的承诺。

  江南市。

  “芸儿,你给你爸爸说了没有,我们要去京城旅游几天。”

  “说了啊。”

  “那你爸爸怎么说?”

  “他说这几个月他会很忙,没什么时间回家,你出去旅旅游也好。”

  “哦,那好,那我们明天就和你月姨仙儿妹妹她们一起走吧。”

  “好的,嘿嘿,我都好久没出去旅游过了。”

  “你这丫头,去年我们不才去西藏旅游过吗?”

  “妈,你也知道是去年啊。”

  “好了,好了,我们这不是要去京城了吗?”

  “嘿嘿,云逍也在京城呢,嗯,我们正好去找他们呢。”

  “呵,呵呵,是,是啊。”

  “咦,妈,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有些热而已。”

  “家里开着空调的啊。”

  “开着空调也热。”

  “哦。”

  。。。。。

  “妈,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去京城旅游了呢?”

  “你要去不去呢?”

  “嘿嘿,旅游这么好玩的事,我没理由拒绝啊。”

  “那就乖乖闭上你的小嘴。”

  “哦,嗯,表姐也在京城,正好去找她玩。”

  “哼,就知道玩。”

  “咦,妈,奇怪了,去旅游不就是去玩吗?”

  “。。。。旅游是旅游,玩是玩。”

  “有区别吗?”

  “没区别吗?”

  “呵呵,有区别,有区别,妈,听说宁姨她们也在京城哦。”

  “这还用听说啊。对了,仙儿,你是不是很讨厌云逍?”

  “不啊。”

  “那你为什么和他有些不对路子呢?”

  “也不能说和他不对路子,只是觉得和他有代沟,他太深沉了,而且还是一个小色狼。”

  “嗯,仙儿,以后你要和逍儿好好相处,我和他妈妈是好朋友,我们都不希望看到你们闹矛盾。”

  “哦。”

  。。。。。

  京城。

  “多多多。。。”

  “请进。”云逍坐在沙发上,正无聊的和母亲聊天,突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两人都知道,是那个什么夫人来了。

  南宫丝雨推开门,可她却没有进来,而是闪到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紧接着,在她身后走出一个女人出来。

  看到女人,就连云逍这种天天看到宁宓这个层次的大美女的家伙也忍不住小小惊艳一把。女人三四十岁年纪,不过岁月似乎对她格外的照顾,在她脸上,你看不到岁月留下的痕迹,一双眼睛大而媚,媚而不俗。修长的丹凤眼中,犀利的光芒时隐时现,展现出她杀伐果断的性格。女人长得很漂亮是毋庸置疑的,她的美不同于薛静婵那种温婉的熟妇。她也是熟妇,不过她却是一个冰山熟妇,比起南宫秋月来,她更冷,而她的容貌比起南宫秋月来也丝毫不差。她所展现出来的是区别于其他美熟妇的冰冷,冷漠,高傲,仿佛天下男人都不在她的眼中。这是一个极度骄傲的女人,她比南宫秋月还要骄傲!

  “呵呵,你好,宁宓女士,我是杨家媳妇舒寒姬。”冰山熟妇脸上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自我介绍道。

  云逍呆呆愣愣的盯着冰山熟妇的笑脸,一时之间居然移不开眼睛。

  舒寒姬淡淡的扫了云逍一眼,眼中全是冷漠。云逍打了一个寒颤,清醒过来。这个女人还厉害啊!

  “你就是杨家的舒寒姬?”宁宓小小的吃了一惊。

  “宁宓女士知道我?”这下轮到舒寒姬惊讶了。

  宁宓微笑点点头:“华夏商界两大奇女子,一个是南宫家族的南宫秋月,另外一个就是杨家舒寒姬,姐姐大名,小妹自然听说过。”

  舒寒姬一愣,紧接着微笑摇头:“什么华夏商界两大奇女子?和妹妹比起来,我这个奇女子可就差远了。”既然宁宓都已经自称小妹以示亲近了,舒寒姬自然不会那么不识相还称呼她为宁宓女士。

  宁宓笑着摇摇头:“我成功是运气好。”

  舒寒姬真诚笑道:“妹妹你知道吗?在见到你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甚至还很不服气。可是见到你之后,我明白了,运气也是实力的表现,飞宇集团有今天的成就,不是说简简单单的运气两个字就可以概括的。”

  “呵呵,姐姐太过奖了,只是不知道今天姐姐来找小妹,有什么事吗?”宁宓笑着问道。

  “呵呵,妹妹,这就是你的神秘儿子吧。”舒寒姬突然把视线转移到云逍的身上。

  宁宓哑然失笑:“他是我的儿子不错,不过却不是什么神秘儿子。”

  舒寒姬咯咯一笑:“外人只知道宁宓有儿子,却没有人见过他长什么样子,这还不是神秘儿子吗?”

  宁宓淡淡一笑:“我只是不想他活得那么累,他应该充分的享受自由。”

  “呵呵,妹妹你对你儿子可真好。”

  “呵呵,我就他一个儿子,我不对他好以后谁来给我送终啊?”宁宓开玩笑道。

  云逍站在一边无语的翻翻白眼。南宫丝雨也是掩嘴而笑。

  舒寒姬无奈的笑道:“妹妹有儿子都怕没人送终,那姐姐我岂不是现在就要准备好棺材本啊,要知道我只有一个女儿啊。都说女儿是赔钱货,迟早是别人家的人,我不准备好棺材本,以后估计还得被人荒山野岭的。”

  云逍实在听不下去了:“妈,舒阿姨,你们才多大啊?怎么什么送终,棺材本这些都说出来了。那些事还太遥远,享受当前的生活才是正道,想那么多干吗?”

  舒寒姬对云逍的映象是不太好的,因为他刚刚的表现太差了,你说你一个小毛头孩子,看着一个年龄足够做你妈妈的女人居然发花痴,这种人能有什么出息?不过呢,鉴于他是宁宓的儿子,她也不好说什么,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宁宓是一尊大佛,她的面子更要给了。

  “呵呵,对了,姐姐,据说你丈夫是一个将军?”宁宓转移话题道。

  舒寒姬淡漠的点点头:“是啊,一个中将。”舒寒姬说这话时,脸上没有丝毫骄傲或者自豪的表情,仿佛她说的是别人的丈夫。

  “呵呵,四十几岁就是中将,很了不起啊。”宁宓赞叹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我处在那种家庭,我也能成为中将,一家人有两三个在中央,还有一个老的是京城军区的司令,华夏第一上将军,你说这种家庭背景,当上中将军有什么了不起的?”舒寒姬语气之中全是不屑,看来,她和她的丈夫似乎不太和谐啊。

  云逍惊讶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个将军夫人啊。不简单,不简单,怪不得她会有那种凌厉的气势。军人家庭出身就是不一样啊。

  “对了这位是?”舒寒姬指着南宫丝雨问道。

  “她是我的特护南宫丝雨。”宁宓笑道。

  “南宫丝雨?”舒寒姬吃了一惊:“你就是那个医科大学的天才学生南宫丝雨?”

  云逍一愣,难道这个南宫丝雨还非常有名不成?

  南宫丝雨清雅的俏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丝的得意的神色,她微笑道:“不错,就是我。”

  舒寒姬倒吸一口凉气,这些家伙还真舍得下血本啊,居然让这个天才来做特护。要知道,她可是专门培养来为国际领导人做特护的医护人员啊。可是现在她居然被派来做宁宓的特护。

  “舒阿姨,怎么,丝雨姐很出名吗?”云逍疑惑的问道。

  舒寒姬深吸一口气,强自压下心中的惊讶,郑重的点点头:“思雨非常出名,至少在京城非常出名,很多达官贵人想找她治病的要看上面人的意思。”

  云逍惊讶了,找她看个病还要看上面人的意思,怪不得那天在医院,那些专家们络绎不绝的来找她为病人看病,敢情他们早知道了她是个超级牛人啊。这下云逍明白了为什么南宫丝雨医术那么高超,可是对于人情世故却懂得不多,原来,原来她是被人层层保护起来的啊。说得难听一些就是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这一刻云逍都不知都是该为这个女子的命运感到高兴呢还是不幸。被上面的人看中,对很所人来说是大幸,可是他们付出的代价却是自由!

  “呵呵,既然在这里遇到了神医,那神医,你可否给我看看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没有?”知道南宫丝雨的身份后,舒寒姬也顾不得宁宓在场,直接请求南宫丝雨给她查看身体。

  南宫丝雨看了一眼宁宓,发现她正满脸微笑的看着自己,眼中全是欣慰和高兴,不知怎么的,南宫丝雨心中微微一暖,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好的。”

  “嗯,舒女士,你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你在坐月子期间有些劳累过度,还有就是,你的,你的身体有些阴阳失调。”南宫丝雨微红着脸颊说道。

  “呀,神医,你真是太厉害了,连二十年前我坐月子期间劳累过度的是也知道,对了,你说的阴阳失调是什么意思?”舒寒姬一下子没回过神来,疑惑的问道。

  “嗯,恩,就是,就是你很久没有和男人交合了。”南宫丝雨羞红着脸颊说道。

  “啊?”腾,舒寒姬冰冷的俏脸一下子红的通透,比炸熟的螃蟹的壳还红。